病态函数
 
 

【维勇】LOVE FOREVER 01

♠原作向的平行世界设定

♥是个勇利不惜一切代价去往维克多身边的故事

♦脑洞产物,私设如山

♣喜欢的话就多给我爱心或者评论,这样我会超有动力的


————————————————————————————

【维勇】LOVE FOREVER

Chapter01


伸手拂过面前翻开的书本,曾经自己从他的书柜里一本一本地翻阅,这是最后一本自己还没看过的,只是这本和之前的那些有什么不同,这本书上没有维克多的任何注释,胜生勇利干脆地合上仍旧停留在序言的书本,慢慢站起身,套上椅背上早已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外套,移开为了安全而挡在门口的沙发,向外面走去。

屋外放眼望去都是断壁残垣,整个城市就像是一座死城,只有市中心的电子屏幕还敬业地放送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新闻。

从几个星期前开始,胜生勇利就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每一天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一开始还会为街边那些惨死的尸体难过愧疚,如果不是他,也许这些人就不会死。直到他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大人将一个瘦弱的小孩子杀害,仅仅为了饱餐一顿时他就明白了,在生存面前,人性是如此的渺茫。


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疯了,而他,胜生勇利也快疯了。


忍耐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和尸体腐烂的气味,无视那些躲在暗处顶着他看的眼睛,在承受力达到极限前,他终于到了目的地。

一个毫无起眼的仓库。

硬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这个仓库的外围干净的不可思议,没有尸体,甚至连垃圾都没有,一切就和几个星期前一样。

胜生勇利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对着坐着横梁上的人说道。


“Deus,我要和你做笔交易。”

“啊咧咧~这不是勇利君吗!我还以为经过上一次,你再也不想和我做交易了。”


一个翻身,刚才还在横梁上晃尾巴的人,不,应该叫他恶魔,就站在了胜生勇利面前,双手环胸审视着他,身后的尾巴轻轻摇摆。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一定希望自己不曾跟你做过交易。”

“哈哈哈哈哈哈,那是真是可惜。我可是很喜欢跟你做交易的呢。”


恶魔将身后收起的翅膀完全展开,一边围着胜生勇利转圈,一边低声说道。


“如果不是勇利那么强烈的愿望,我也不会发现这个世界,那么就不会向现在一样,能够肆意地扩张自己的势力,培养我可爱的下属们。人类的爱情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了,你说是吗?”

“别说了!”


胜生勇利情绪失控地喊道,手砸向一旁堆放着的铁桶。


“我已经支付了代价,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你还有什么不满吗!”

“不满?!你怎么会这样认为,我这是在向勇利你表示感谢啊!如果不是你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决心,我想得到这个世界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呢。”


老一辈的人曾告诉过胜生勇利,恶魔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万一遇到了千万要小心。

只是接受了科学教育的年轻一代,还有几个人是相信这些个牛鬼蛇神,多是随便一听。事情发生后,胜生勇利不止一次后悔,如果当初自己小心一点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弧度,等他再次开口已经冷静下来。


“那么,Deus。现在我们可以谈一谈交易的事了吗?”

“啊咧……当然。”


即便是善于将人心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恶魔此刻也无法看清胜生勇利的内心,按照他的推断胜生勇利应该痛哭流涕,追悔过去才对,按压下超出自己控制的不爽,Deus听胜生继续说下去。


“我以自己死后的灵魂作为代价,让时间回到我第一次参加大奖赛的时候。”

“时光倒流啊——”


恶魔特意地拖长了音,尧有兴趣期待着胜生勇利的面上露出焦急无措的表情,就像第一次来和自己交易时一样,随便一糊弄,就将这个世界做为代价支付给自己了,结果他看的是一座仿佛雕塑般的人偶,红色的眼眸里什么都没有

在心底默默咒骂一声,恶魔扯出一抹虚伪的笑容,将手搭在胜生的肩头轻声道。


“虽然很想答应你,只是操纵时间倒流是违背时间法则的,我还不打算为了一个灵魂去和法则做对,不过……”

“不过什么。”


在胜生勇利准备来这里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将灵魂交付出去的准备,只是这一次他不再向上一次一样轻易上当。


“虽然不能让时间回到过去,但是我可以把你送到另一个平行世界。你要知道这世间本来就是有很多个平行世界组成。”

“如果我去了那个平行世界,原本在那个世界的我会怎么样?”

“当然是消失了。一个世界不能有两个灵魂相同的人。”


恶魔随手变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啃着,并不急着向胜生勇利要答案,一边是能见自己心爱的人,一边是要残忍抹杀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善良的胜生勇利此刻一定很痛苦吧,果然人类面临选择时的纠结是他最喜欢的节目,百看不厌。



而另一边的胜生勇利,却回想起自己上次和恶魔签订契约的始末。


那年他短节目结束之后,排名第四,他一直都知道维克多终有一天会再次回到冰场,也一直这样告诉自己,所以和维克多在一起的每天都像是在透支未来的幸福一般。终于这种惴惴不安地等待在短节目的那天结束了,在看到维克多全神贯注地注视尤里·普利赛提的时候,胜生就明白了,在两个人的感情上,胜生勇利远比维克多看得清楚。于是,他提出在大奖赛结束之后,两人的教练关系就此解除。当时,他还留了半句没有说,如果他真的拿到冠军,之前那句开玩笑的“等勇利拿到冠军才是结婚”会兑现吗?


只是,这句话永远没有说出口的机会,第二天的自由滑,胜生勇利拼劲全力,最后也只拿到大奖赛的亚军。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按照赛前的约定,解除了和维克多的教练关系,一个人回到日本,继承了家里的温泉旅馆。而维克多也如他所期望的一样,重新回到了花样滑冰的舞台,只是长年的运动生涯,终究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一些伤痛,将近30岁的高龄更是给他的运动生涯蒙上一层白纱。和大家期待的荣耀回归不同,一年没有进行高强度训练造成的空白期的影响远比想象的大,过度训练导致旧疾复发,比赛状态失常,新生代选手涌现,各种原因最终导致维克多无缘大奖赛。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站在花样滑冰顶峰的维克多来说是不可想象的,胜生勇利在得知消息后,立马放下手边的工作,匆匆赶往俄罗斯莫斯科维克多的住所,这是大奖赛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在看见维克多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的时候,胜生勇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低落在地板上。


他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维克多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勇利。我原本想拿到冠军,就去日本找你结婚。可是……”


他印象中的维克多应该永远都是骄傲的,耀眼的,太阳般的存在,但是眼前的维克多如此狼狈、颓废,年龄和伤痛成了束缚他的枷锁,希望维克多重新登上顶峰的愿望在胜生勇利的心中生根发芽,最后招来了恶魔。

往日种种亦如过眼云烟,现下他愿意抛弃一切,只要能再次见到心爱的恋人。

 


“……好。签订契约吧。”


他声音中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嘶哑。


“你以胜生勇利死后的灵魂作为代价支付,我将你送往与这个世界相同的平行世界。”

“恩。”

“如你所愿。”


胜生勇利被渐渐升起的白雾所包围,在被完全包住前,他看到的是恶魔微微扬起的嘴角,充满了嘲讽。

还不等他细想,意识就渐渐飘远,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家的床上,床头排放着的还是胜生一家四口的照片。



不知道是恶魔先生的失误还是别的原因,他似乎来早了。



-TBC-


你们猜猜看后面会发生什么?(≖ ‿ ≖)✧  


评论(15)
热度(128)
© 病态函数|Powered by LOFTER